Site Overlay

一定发首页-青年志愿者刘仙:“雨衣妹妹”不是一个人的称号,而是一群人的符号

一定发首页-青年志愿者刘仙:“雨衣妹妹”不是一个人的称号,而是一群人的符号

  (抗击新冠肺炎)青年志愿者刘仙:“雨衣妹妹”不是一个人的称号,而是一群人的符号

  中新社成都4月10日电 题:青年志愿者刘仙:“雨衣妹妹”不是一个人的称号,而是一群人的符号

  中新社记者 贺劭清

  “那天我在办公室从白天一直坐到晚上12点,听到‘武汉解封’,看到车辆开始驶离,实在没有忍住(哭泣)。终于扛过来了,太不容易了。”“雨衣妹妹”刘仙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在武汉的每一天自己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人说‘雨衣妹妹’感动了全国,实际上是大家感动了我”。

  2月2日,得知武汉医护人员难以吃上温热的饭菜后,“90后”餐饮从业者刘仙写下遗书,和团队从成都“逆行”前往武汉,在40多天的时间里为当地医护人员提供了超过两万份热气腾腾的免费盒饭。因为初到武汉时没有防护服,常穿一件雨衣“勇闯”各大医院,人们亲切地称刘仙为“雨衣妹妹”。

  两百多斤猪肉、三百多斤大米、两大袋土豆以及在成都门店能找到的所有调料,是这位娇小四川女孩去武汉时的全部家当。“医护人员对盒饭要求一点都不高,他们总说有热乎的家常菜填饱肚子已经非常幸福了,但是我还是想大家尽量吃好,起码顿顿有肉。”

  刘仙算了一笔账,自己每份盒饭有半斤猪肉,按照平均每天500份来算,差不多每天需要一头猪,自己费尽全力带去的物资仅够两三天。但在爱心协会、志愿者、媒体帮助下,自己的餐厅不仅没断过一天肉,还为医护人员募集、购买到近350万元人民币的物资,“奇迹是大家一起创下的”。

  第一次为医护人员送餐时,就有医护人员提出送给刘仙防护服,但被刘仙婉拒。“当时物资特别紧缺,这些珍贵的物资应该用在更需要的地方。”刘仙回忆,白天自己忙着买菜、做饭、送餐,如同旋转的陀螺,没有时间想其它事,但深夜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感到害怕。

  当时武汉汇集了中国各地而来的志愿者,回忆志愿者们在武汉守望相助的点点滴滴,刘仙多次落泪,但言语中掩不住地自豪。刘仙回忆,有一次自己募集到十几吨物资,在志愿者的群里求助后,仅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便有三十多辆车在高速路口集结,将这些物资分别搬到小车,并送往不同医院。

  后来因为去雷神山医院送餐,志愿者微信群的一位中南民族大学老师为刘仙团队送来了四套防护服。“这些防护服实在太珍贵了,每次穿都小心翼翼。”刘仙回忆,有一次自己的防护服挂破了一个小洞,她用胶带粘贴后,继续使用。

  随着武汉各医院的厨房开始恢复正常运转,物资供应越来越充足,刘仙决定结束“逆行”使命。她将餐厅1000多斤猪肉分送100户孤寡老人后,离开了武汉。

  陪伴多日的雨衣、民警赠送的帽子、满是缺口的菜刀、保洁阿姨的橡皮筋、队员自制的补鞋钩针、武汉市民捐赠的“千家衣”……这些看似寻常的物品无声诉说着队员们“逆行”武汉的日与夜,被刘仙放在成都餐厅的玻璃柜中珍藏。餐厅的大门外贴满了便利贴,这些是市民知道“雨衣妹妹”故事后,自发前来为“逆行者”加油打气写下的留言。

  近日,联合国秘书长青年特使办公室在联合国网站推荐了全球10位年轻人参与抗“疫”的故事,其中包括中国“雨衣妹妹”。在刘仙看来,这是对中国青年志愿者的肯定,也是对中国抗“疫”成绩的肯定。“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姿态一同守望相助,需要有更多青年志愿者加入全球抗‘疫’的行列。”

  “逆行”归来,刘仙发起成立了“雨衣公益”,目前已经有上万名爱心人士加入,成员遍布各地。“在西昌火灾发生当天,‘雨衣公益’沿用‘武汉经验’,用时不到三小时就为前线指挥部送去了水和面包。”在这位川妹子看来,越来越多的青年已经行动起来,“雨衣妹妹”不是一个人的称号,而是一群人的符号。(完)

【编辑:苑菁菁】